书画欣赏
1
1
1
1
1
1
名人介绍 首页 > 名人介绍 > 详细信息
回忆:我与布尼和铁老在一起的日子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回忆:我与布尼和铁老在一起的日子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晌儿

      
前几天,当我在百度里查到布尼·阿林、铁男二位先生已先后辞世的消息之后,心情特别沉重。这到不是因为已有多年相互之间没有见面和联系的缘故,而是我们曾经断断续续的在一起工作了两年之久。并且有着一段难忘的经历。

       那还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的初春时节,穿着警服的我,被河北省民族事务委员会聘为《河北省志·民族志》编修员,也就是从那时起,我们成为同事、成为朋友,最后,二老又成为我最尊敬的长者和恩师。

       在编修《河北省志·民族志》的一班人里,我与布尼、铁老负责写《满族》部分。我们凭着河北省民委给的空白《介绍信》,与其他写蒙古、朝鲜、回等族的同事一起,走遍了全省大大小小的市和县,还有一些重点乡村。每到一处,除了听汇报、座谈、查资料之外,还到一些有价值的文物所在现场去实地考察,调查、了解有关满族的历史和文化以及政治、经济等方面情况。历时两载的朝夕相处,历时两载的默契合作,最后,我们的任务完成的很好,不但得到了省民委领导的好评,还受到了省政府的表彰。

      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,论年纪他二人都应该是我的长辈,但对于铁老,由于他是原承德市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,因此,我们都习惯的称他为“铁主任”。对于布尼,我虽然不知他的真实年龄,但看上去好象有近七十岁的样子。秃顶、仅有的几缕头发白如银丝。个子高大,腰不弯,背不驼,咋一看,就是一位学识渊博,有文化修养的人。他虽然是全国政协委员、原承德市文化局副局长,但我们都不称他官职,尊敬的称他为“布老”。

      铁主任对满族的历史和文化研究有很深的造诣,可以说是一位真正的“满族通”。讲满族历史,讲承德满族史,他会滔滔不绝,并且讲的头头是道。

      我们每到一处调查、座谈时,他都显得是那样的认真和耐心,不停的提问和记录。记得有一次我们在邯郸某村考察研究一块墓碑时,他不停的抄啊写啊,就连我递给他水都顾不上喝一口。正值夏季的中午,烈日炎炎,汗从他那有些苍老的脸额不停的滴下,最后还差点晕了过去。在听取各县、市民族工作部门的汇报时,他听的非常仔细,生怕漏掉每一个细节。

     相比铁主任来讲,布老则是另一种风格。他话语不多,但为人谦和。在会上,他不停的写不停的记,确很少提问。但到了会后,你会见到他在找一个又一个知情者长谈。

      我没问过布老,但我发现他好似通晓满语文。因为我经常见到铁主任在他闲下来之后,讨教几句满语。

      布老对满族文化和教育非常关心。如果说布老在一些座谈会上很少提问的话,那么,他只要一提问,多数就是文化教育问题。

      后来我才知道,布老在全国的满族界、书画界、诗词领域都有很高的声望,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,他确那样平易近人。每到一处,许多地、市、县领导都登门向他求字,并有求必应。

      我们三个人在任务的分工上,开始他二人都说我年轻,让我执笔,为这事可让我为难不小。因为我想:这么重的一个任务让我执笔,实再是难以胜任,用青龙人话说:“嘴呀子太黄了”。但我要说让二位老人执笔,话又说不出口,因为我必竟年轻,他们二位又是那么大年纪,怎么好出口呢!最后还是我分别做好了他们的工作,由铁主任执笔。

      在修志工作进行到三分之二的时间时,又遇到了新的问题。一是由于涉及方面太多,由一人执笔出现偏重偏轻的问题。例如:铁主任写“满族族源”部分非常成功,相对来说,写“满族习俗”和“满族文化”部分就有些力不从心。发现这个问题后,我们随即调整了分工,改一人执笔为三个人都执笔,各有侧重。铁主任负责写族源和经济部分,布老写文化教育部分,我写人物和习俗部分。就这样我们按规定时间完成了初稿。

      布老和铁主任都喜欢社交活动,许多满族知名人士都是他们的好朋友,如:金启宗、关阔、赵展等。我们每到一地,来拜访和看望他们的络驿不绝。

      记得我们刚一到邯郸时,接我们的轿车径直开往峰峰矿区。我问铁主任上哪里去?铁主任和布老相视一笑说:“先不告诉你,到那你就知道了”。车开到一座楼前停下来,主人早已等候那里,领我们上楼。到屋后,铁主任向主人介绍说:“这位是青龙的朋友,对满族很有研究,也是我们的伙计”。主人握住我的手说:“欢迎欢迎!我们是一家人嘛”!主人身材高大,很带福气,一看就知道是位领导形象,原来他也是满族。在我静静的品茶时,我见到主人和二位老人谈的非常投机,一会儿严肃的点着头,一会儿哈哈大笑!临走,主人送给我们每人两件精美的瓷器,作为纪念。走后布老才告诉我:刚才的主人是他们认识多年的好朋友,全国人大代表,邯郸磁州窑李总。

     布老为人特别谦虚和蔼,不失文人风度。一次吃完晚饭,他拿着一篇文稿给我:“你给看看,还有哪些地方需要修改。我准备再充实一下发出”。实际上,与其说让我看,倒不如说我应该好好学习。果然,他的文稿是《滦阳岁时记》,过后我参照该文,又结合青龙的实际,写了《青龙四时记》,在有关书刊上发表。

      铁主任爱好喝酒,这一满族传统习俗在他的身上体现的最为完全。满族人性格粗犷豪放,喜欢饮酒,有客必有酒。铁主任视酒如命,每餐必饮。不但如此,在他随身携带的包里,总是装着一个精制的小扁圆酒瓶,不知是渴了还是饿了,时不时的来上一口。

      一次在石家庄开修志工作汇报会,全省各地、市、县民委主任和全体编修《民族志》同事都参加会议。中午吃饭时,许多地、市、县领导都来我们的桌上敬酒,最后,省民委鞠主任也前来敬酒。致使我们这一桌在本来有文化处杜处长陪酒,喝的已经不少的情况下,又增加了许多。尤其是铁主任,喝得更是晃晃当当,语无论次。临散席时,鞠主任将我叫到一旁说:“铁主任喝多了,你年轻照看一下”。我说:“放心吧,鞠主任,我一定照看好的”。我扶着铁主任回宾馆房间时间不长,铁主任点头示意要去卫生间。我扶他刚进卫生间,他就哇哇地吐了起来。因我没有准备,就用自己的手绢儿不停地擦着他流满口水的嘴。稍停,铁主任直起身子,口吃的对我说:“你,你说:满语酒怎么说”?我知道他喝多了,问话如果不回答喝酒人会生气的。我迎着满屋的酒气回答:“阿鲁克爱”!此时他两眼瞪着我说:“不对,是喝了可爱”!还没等这一句话说完,他的右手掌重重的打在我的脸上,左腮立刻火辣辣的疼。当时我真的想哭,考虑他是长辈,又想起了鞠主任的嘱托,我什么也没说,耐心的掺扶他回到房间。酒醒后,他晃忽还记的此事,给我陪礼道歉,并在接下来的吃饭喝酒时,提醒自己少喝酒,遂将打我之事告诉布老和省民委领导。

      自从那次以后,铁主任对我加倍的好,在工作和生活上处处关心我,就像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  我们在一起的时间,将近二年的时间,但确使我终生难忘。因为我在二老的身上,不但学了知识,也学到了做人的准则!现在,他们虽然已先后病故,但他们的精神永存!

      永远怀念我最尊敬的长者和恩师:布尼·阿林、铁男二位先生!

      愿逝者安息!

地址:秦皇岛市青龙满族自治县青龙镇 电话:13933579085 传真:0335--7604199
后台管理:后台管理  版权所有:青龙满族自治县满族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:盘古网络 [ 盘古建站 ]    冀ICP备11029094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