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画欣赏
1
1
1
1
1
1
语言文字 首页 > 语言文字 > 详细信息
青龙方言中的满语词汇考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青龙方言中的满语词汇考译   

    满语,源自满族先人女真语,属阿尔泰语系满---通古斯语族满语支。在有清一代,满语满文曾做为“国语”和官方文字广泛应用。但自清中叶以后,随着满族入关时间的延深,与汉族及其他少数民族的不断交往,满族的传统文化和生活习俗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出现了满汉语言并存和满汉文合壁的现象。及至清末,满文只是象征性的在一些官方文件和教科书中应用,而会讲满语者确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然而,一种语言的消失过程是非常缓慢的,现今居住在秦皇岛市青龙满族自治县的满族人,自清康熙九年(公元1670年)开始,就世代在这里繁衍生息。虽然他们早已普习汉文说汉语,但在日常会话所使用的方言中,还保留着许多满语词汇:

    满语词:ama(阿玛),汉译为父亲。青龙满族人称父亲为“玛玛(汉语拼音ma ma)”。叫白了也有叫“慢慢(man man)”的,有的干脆图省事称一个字“梦(meng)”。但不管音节上如何取舍和变化,其发音都来源于满语。

    满语词:hada(哈搭),汉译为“以钉钉物”。青龙人对用钉子钉物件不牢固,钉后仍然晃动叫“哈搭”。例句:“这板凳你没钉结实啊?还哈搭呢”。可见在青龙方言中,这以钉钉物与满语词意有着密切的关系,或者说同出一词。

    满语词:lala(拉喇),汉译“末尾、最后”的意思。现在青龙人用这个词的时侯,后面加了一个“儿”音,称“拉喇儿”。还有称“末拉”的,也是最后、末尾的意思。例句:“我想买点好大蒜,结果没有了,没办法挑点拉喇儿”。

    满语词: lata(拉它),汉译为“迟盹、慢”的意思。青龙人对办事不利索,不痛快,慢慢腾腾的叫“拉它”,其意与满语相同。例句:“那个人办事推拉它,告诉多少天了,还没给办”。

    满语词:cahu(察呼),汉译为“乱暴、喋舌、泼妇”之意。青龙人在沿用此词时,后边发生一些音变,形容妇女说话、办事利索、痛快、明了为“察拉”。例句:“那个媳妇说话可察拉了,一般人斗不过她”!这里的会话用词与满语词在音节上虽然有些变化,但都是形容女人厉害,大意上仍有相同之处。

    满语词:dehele(得合勒),汉译为“无袖齐肩短褂”。日前,青龙人虽然不知“得合勒”为何物,但在一些偏远农村,人们形容又肥又大的上衣往往称之为“得合勒”。例句:“这件衣服你穿着有点大,看着跟得合勒是的”。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,青龙人虽然说“得合勒”指的是肥大上衣,但与短褂并不矛盾,因为过去满族人穿短褂、坎肩,都是套在袍子外边,所以又肥又大,其意是相符的。

    满语词: gala (嘎拉),汉译为“围肩”。在青龙农村,人们称干农活时穿的围肩为垫肩。然而农村妇女则称小孩子的围肩为“转嘎拉”,其中还仍然保留着满语的固有词汇。这里所说的小孩子围肩,是指为小孩子专做的圆形开口系在脖子上的围肩,一般用于接孩子的口水,也称“嘎拉”。

    满语词:so(注:“s”上有一勾,相当汉语拼音的“sh”,合起来读“少”),汉译为“削、剥、刮”东西。青龙人在使用这个词时比满语词音加重一声,读“邵”,其意同样是割东西。例句“那根树条子长着没用,你给它邵下来”。

  满语词:tala(它拉),汉译为行走空间处。青龙人将行走时所穿的鞋脚后跟不提踩着,称之为“它拉”;线绳拉不紧中间有凹处也叫“它拉”,总之是指有凹陷处和空处,其意也大体相同。

    满语词:tu le (土勒),汉译为“外”边的意思。青龙人称外不叫土勒,但有人将舌头伸在嘴唇外边称为“吐勒”。例句:“你呆着土勒舌头干啥,多难看”。同样是外的意思。

   满语词:wai da(崴搭),汉译为用勺或瓢盛东西、舀东西。青龙人沿用此词将后边“搭”音舍掉,单用一个“崴”音,或发“快kuai”音。例句:“这汤做的真好,再给我崴一碗”。其中的“崴”就是舀或盛的意思,与满语意义相同。

  满语词:cang kai(敞开),汉译为只管、任意的意思。在青龙方言中,将“开”读作“刊儿”,连起来就是“敞刊儿”。例句:“这饭有的是,你敞刊儿吃吧”!也是只管和任意的意思。

  满语词:bai ca(摆查),汉译为“验查、查看”的意思。在青龙方言中将有人拿东西看称之为“掰扎”。例句:“你别一个劲掰扎了,不看弄坏喽”。这里的“掰扎”就是查看的意思。

  满语词: hendu (痕嘟),汉译为“说”的意思。该词常用在大人批评小孩子的言语中,如小孩不听话时,大人们往往瞪着眼睛说或骂,称为“痕敦”。例句:“今天他竟顾玩了,又没上学去,你痕敦他几句”。

    满语词:ba ha (把哈),汉译为“得到、入手”的意思。在青龙方言中,经常用该词比谕小孩子见到好东西后抢到手不给别人,称之为“把哈”。例句:“给你小妹点,别你一个人把哈着”。其意与满语词汇相同。

    满语词:gejihesembi (格机合申比),汉译为“格支腋下”。在青龙方言中,后面音节早已脱落,只保留着前面第一、二个音节“格机”。例如两人取笑时,用手指捅人腋下(嘎扎窝),称之为“格机”。例句:“别逗他了,他怕格机”!

    满语词:harseme (哈拉色莫),汉译为“辣气钻鼻”。青龙方言中对油或肉变质,有一股辣气钻鼻子或嗓子,此时后面两个音节省略掉,单称“哈拉”。例句:“那肉别吃了,都哈拉了”!

    满语词:madage (妈达各),汉译为“爱抚、手拍脊背疼爱老人家并小孩子”。根据这一解释,青龙人在喜欢或心疼小孩子时,往往作出用手抚摸头部的动作,称之为“妈撒”,这“妈撒”一词就出于满语词“妈搭各”,只不过有些音变和简化。

    满语词:sabumbi (萨布莫比),汉译为用眼睛“观视、看见”。该词在具体运用中被简化,称为“萨莫”。例句:“那些东西你不用细数,我用眼睛一萨莫就估计的差不多”。其意与满语词相同。

    满语词:sile (稀勒),汉译为“肉汁、汤”。在实际生活当中,青龙人管汤不叫“稀勒”,但形容过于稀的粥或汤菜往往会称为“稀勒咣当”。这一满语词的利用,虽然在后面添加了音节,但仍然保留了原有的满语词汇。例句:“今晚上的粥怎么做成这样,稀勒咣当的”?

    满语词:holo (嚎唠),汉译为用虚假的话欺哄人。这一举动在青龙农村常见。如一个小孩子不听话,大人往往假装生气,瞪起眼睛大声责骂。其实这“生气”和“骂人”都是假装的,目地是为了让孩子听话,只不过哄的方式不同而已。青龙人称这一言行为“嚎唠”。例句:“我怎么说他都不听,你嚎唠他几句”!

    满语词:sula (苏拉),汉译为闲散、松闲、间隙的意思。青龙人用该词时,将后面的“拉”音变为“淡”音,称为“苏淡”,即不连贯、不紧密的意思,与满语词意相同。例句:“我们两家是实在亲戚,只不过这些年走苏淡了”。

    满语词:jaji (扎机),汉译为小孩子对一件物品喜欢、称奖和赞美声。青龙人至今仍然非常准确的运用该词,其表现的意义与满语词相同。例如小孩拿着自己的一件玩具,在其他小孩面前摆弄,夸奖,用以显示自己的玩具好,对这一举动称之为“扎机”。例句:“你快别扎机了,不看人家抢去”!

    诸如以上所讲的满语词汇,在青龙地区的方言中还有很多,这里就不一一例举了。总之,证明其一点,虽然满语作为“国语”的时代已经远去,尽管现有的一些满语词汇在音节上有所取舍和变更,但满族的语言还没有完全消失,它们以另一种新的、特殊的形式存留于世,并且被人们所接受和运用。这一新的、特殊的方式就是满语词与汉语、方言有机的结合在一起,互相影响和融合。这样,即丰富了现代汉语,也使许多满语词得到了充实和利用。同时,这一新的、特殊语言的存在,对于发展民族文化,加深人们之间的感情,促进各民族交流合作起到了积极的作用。

    (注:本文标注满语词的字母为满文拉丁字转写)

地址:秦皇岛市青龙满族自治县青龙镇 电话:13933579085 传真:0335--7604199
后台管理:后台管理  版权所有:青龙满族自治县满族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:盘古网络 [ 盘古建站 ]    冀ICP备11029094号-1